《百衲本二十四史》与《衲史校勘记》

日期:2020-08-01 21:20:1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27

《百衲本二十四史》与《衲史校勘记》(图1)

衲史是著名出版家张元济先生主持、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大型古籍丛书。从1930年8月出版第一种汉书起,到1937年3月最后一种宋史历时7年。其实,张元济在汉书出版前20年已开始准备。清乾隆年间明史编成,在原有二十一史基础上再增加刘珣旧唐书成武英殿二十三史。后四库馆臣又从永乐大典等典籍中辑得薛居正旧五代史二十四史遂由此得名。于是钦定武英殿本(简称殿本)也自然成了最为流行的本子。但殿本编纂者对许多当时容易找到的宋元善本弃之不顾,疏于校勘,以赝乱真;而且出于“文字狱”原因,任意删削,窜改作伪。其讹、衍、缺、脱之严重,早为清代学者所诟病。张元济有感于此,决心重校并辑印旧本正史,以还古本之本来面目。

百衲本二十四史

有了善本,第二步为校勘。1930年商务成立校史处,人员最多时有一二十人。他们主要从事校勘和描润两项工作。张元济要求大家每天填写工作日记,他当晚检查工作进度,并逐页复校。校史处人员做“死校”即校出殿本与各旧本的文字差异,做到“不漏”张元济除复核外还要“活校”即定异文是非。他发现殿本的错讹很多出于明人之手。明人刻书,每喜窜易,遇本不可解者,即随意改动。《南齐书》记“殷舌中血出”一例就十分典型。三朝、汲古各本均作“殷言中血出”“言”字不通,明监本改作“舌”舌中出血怎么人就死了?其实宋代原本作“殷亡口中出血”“亡口”二字略小,墨印稍溢,误认为“言”由“言”变成“舌”愈加离谱。再有殿本《辽史》里二十余处“钓鱼”与所记场景不符。张元济考出应为“钩鱼”本是辽人的一种特殊风俗。一字之差,几乎将历史上一种古朴的民风湮没了。当然殿本也有长处,张常用殿本各史的《考证》定异文是非,校出宋元古本的错讹。实事求是,是张元济校史、做学问的准则。所谓描润,即是把印出底样上的污点用修去,其精细不亚于篆刻或绣花。张元济亲自拟定《修润古书程序》《修润要则》《填粉程序》以及《宋史〉制版须知》等工作规程。每张修润过的底样,都由他一一过目,不合格者退还重修,合格后方签字送工厂上机印刷。《衲史》的广告、预约样本也都由张元济亲自审定。当得知久逸的薛居正《旧五代史》原刻本可能还存世,他一面派人积极查访,一面亲拟薛史征募启事。

衲史原定4年出齐。“一·二八”之役商务遭劫,打乱了计划。大批衲史底版,连同两部海内孤本周书均毁于侵略者的炮火之中。为节约开支,校史处被迫撤销。直到1933年才恢复衲史校勘与出版。“一·二八”前衲史仅出版五种,大量工作要从头做起,其困难不言而喻。当时商务实力已大不如前,张元济不要求恢复校史处,助手也大都是兼职的,凭他执着的精神和毅力在家里开始校史,古稀之年终于完成了其余十九史的辑印工作。期间,他还辑编四部丛刊续编、三编和丛书集成等好几部大型古籍丛书。

张元济辑印《衲史》是我国史学史、古籍出版史上一件大事。其广罗宋元明善本之多,千补百衲之艰辛,校勘之认真不苟,可谓空前绝后!当代几位史学家、版本目录学家对此评价极高。刘节《中国史学史稿》称《衲史》“为保存宋元以来所刻正史之大结集。”张舜徽认为“它为全史中最标准的本子。”王绍曾则称“无论从《衲史》校勘的规模,或者从校勘认真的程度来考察,都是明清以来汇刻全史所从未有过的。”从校勘成果来说,张元济的作用“远在王鸣盛钱大昕之上”《衲史》不仅纠正殿本正史的错谬,“一扫学术上二百余年之阴霾”张元济语而且用作《衲史》底本的宋元明善本中明显讹误也一扫而空。伴随《衲史》而产生的《衲史校勘记》稿本一百数十册就是其成果。

衲史书柜

衲史全书出齐后,张元济着手整理校勘记,无奈因抗战爆发,印行计划随之流产。1938年张元济从原稿中选录出有代表性的164则校勘记,编成校史随笔出版后立即受到学术界的高度评价。60年代中华书局点校二十四史十一种直接用衲史作底本,也大量利用了衲史校勘记的成果。80年代以来,经顾廷龙、王绍曾二位先生一再呼吁,在各方面努力下,张元济这部重要遗著百衲本二十四史校勘记终于由商务印书馆整理出版,可惜原稿在“文革”中遗失七种,现只存十六种(明史原无校勘记)王绍曾先生是当年参加过校史现唯一健在者,精于版本目录又呼吁奔走最力。他82岁高龄时“挂帅”整理衲史校勘记从1993年到2000年整理完成,历时8年。王先生在百衲本二十四史校勘记〉整理后序等文有详细记载,其曲折坎坷令人感叹。

不过围绕《衲史校勘记》印行,也出现了一些不谐和音。先是有人认为《校勘记》已无利用价值;继而有位先生借与王绍曾先生商榷,旁敲侧击极力贬抑《衲史》的学术价值和张元济在校勘学上的重大贡献。这位先生说张元济出于商业目的而偷偷改字,因此张不会同意公布《校勘记》又说原商务校史处负责人蒋仲茀50年代整理过《校勘记》是王先生编出的“神话”这位先生又以《史记》校勘为例,武断地说,张元济所用的底本南宋黄善夫刻本比殿本差。九十高龄的王绍曾先生为此撰长文予以答辩,以正视听。学术上有不同见解原无可厚非,但是出语惊人,标新立异,甚至用一些刻薄的话语向前辈脸上抹黑,只能表明自己之浅薄无知!我劝关心《衲史》的朋友,读一读王绍曾先生新著《目录版本校勘学论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1月版中的相关文章,可以明了不少做人做学问的道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张元济

张元济(1867—1959),号菊生,浙江海盐人。出生于名门望族,书香世家清末中进士,入翰林院任庶吉士,后在总理事务衙门任章京。青年时期,他是个维新派人物,曾参加康有为等人发起的戊戌变法。失败后,受到“革职永不叙用”的处分。1902年,应夏瑞芳的邀请,张元济报着“以扶助教育为己任”的社会责任感进入商务印书馆历任编译所所长、经理、监理、董事长等职。他主张教育救国,启迪民智,苦心孤诣,矢志不移。在他的主持下,商务印书馆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印刷所发展成为中国近现代史上历史最久、影响最大的文化事业机构。解放后,他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当选为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担任上海文史馆馆长,继任商务印书馆董事长。著有《校史随笔》等。1959年8月14日在上海逝世。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暑期活动,七彩映华,明德教育,就本次暑期公益夏令营的意义

暑期活动,七彩映华,明德教育,就本次暑期公益夏令营的意义

暑期活动,七彩映华,明德教育,就本次暑期公益夏令营的意义[详情]

玉玺记石头与水 厨房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 不可以

玉玺记石头与水 厨房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 不可以

玉玺记石头与水 厨房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 不可以[详情]

与布拉德利两人合计投进了24记三分球,詹姆斯盘活湖人大杀器,湖人做出最正确选择

与布拉德利两人合计投进了24记三分球,詹姆斯盘活湖人大杀器,湖人做出最正确选择

与布拉德利两人合计投进了24记三分球,詹姆斯盘活湖人大杀器,湖人做出最正确选择[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